田壟勞作雖辛苦 科學(xué)育種成果豐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(fā)布日期:2022-09-23  來(lái)源:人民網(wǎng)  瀏覽次數:811111
內容摘要:81歲雜交水稻育種專(zhuān)家謝華安五十載追夢(mèng)萬(wàn)里稻香記者 劉曉宇福建省三明市尤溪縣西城鎮麻洋村,初秋微風(fēng)掠過(guò)閩中丘陵,一股香甜的

81歲雜交水稻育種專(zhuān)家謝華安——

五十載追夢(mèng)萬(wàn)里稻香

記者 劉曉宇

 

 

 

 

福建省三明市尤溪縣西城鎮麻洋村,初秋微風(fēng)掠過(guò)閩中丘陵,一股香甜的稻谷味兒撲面而來(lái)。再生稻品種“內6優(yōu)7075”試驗田里,一場(chǎng)現場(chǎng)測產(chǎn)驗收活動(dòng)正在緊張進(jìn)行。

田塊丈量、收割、水分測量、稱(chēng)重,一系列工序有條不紊,“平均畝產(chǎn)857.01千克!新品種豐收!”中國科學(xué)院院士謝華安仔細檢查本子上的所有記錄,堅定地說(shuō)出了豐收數據。田埂上,稻農、研究者熱烈鼓起掌來(lái)。

頭戴草帽、雙腳踩泥、手掌粗糙、面龐黝黑……眼前這位年過(guò)八旬的老者,多年如一日關(guān)心著(zhù)老百姓的飯碗,“糧食安全的基礎在種業(yè),種業(yè)是農業(yè)的‘芯片’,我們要打好種業(yè)翻身仗。”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是,很多人都吃過(guò)他培育的稻米。

為實(shí)現“讓大家都有一碗飯吃”的目標,謝華安從1972年便開(kāi)始從事水稻育種工作,同時(shí)擔任三明南繁領(lǐng)導小組組長(cháng)。他帶隊前往海南三亞,在那里開(kāi)啟了長(cháng)達50年的雜交水稻育種研究生涯。

“追著(zhù)光和熱,忍著(zhù)苦與累。”睡稻倉、守田埂、戰高溫,謝華安長(cháng)期“泡”在南繁育種基地,收獲了豐碩的研究成果。然而,當時(shí)的中國第一代雜交水稻恢復系主要從國外引進(jìn),稻瘟病抗性較弱。“不抗稻瘟病的雜交水稻,是沒(méi)有前途的。”謝華安決心解決抗病問(wèn)題。

1981年,經(jīng)過(guò)無(wú)數次雜交試驗,謝華安成功育成了抗病新品種“汕優(yōu)63”,經(jīng)過(guò)5年制種技術(shù)研究、南方稻區試驗、中晚稻區試驗后,“汕優(yōu)63”開(kāi)始在全國大面積推廣種植,累計推廣面積近10億畝,增產(chǎn)糧食700多億斤。這個(gè)集“高產(chǎn)、優(yōu)質(zhì)、抗病和廣適應性”的水稻品種還是不能讓謝華安滿(mǎn)足,他希望有更好的品種取代它、淘汰它。

“糧食安全始終是‘國之大事’,努力讓糧食豐收、讓人們吃好飯,是我一生的追求!”81歲的謝華安,依然活躍在稻田中。他說(shuō):“只要我還干得動(dòng),我就要做更多的研究。”

64歲小麥育種專(zhuān)家許為鋼——

一頭白發(fā)換來(lái)麥地金黃

記者 王 者

 

 

 

 

剛剛結束高標準良田的考察工作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小麥國家工程實(shí)驗室主任許為鋼又趕回河南省農科院的溫室,他放心不下實(shí)驗室里生長(cháng)著(zhù)的小麥。從事小麥育種工作40年,帶領(lǐng)團隊育成的小麥品種在全國累計推廣面積超過(guò)3.5億畝。許為鋼說(shuō),讓中國人吃飽飯、吃好飯,是他從事小麥遺傳育種研究的畢生追求。

“從事小麥育種事業(yè),其實(shí)是機緣巧合。”出生于山城重慶的許為鋼高考填報志愿時(shí)選擇的是機械制造專(zhuān)業(yè),卻被調劑到四川農學(xué)院農學(xué)系學(xué)習。“當時(shí)沒(méi)想過(guò)農學(xué)會(huì )是相伴一生的事業(yè)。”隨著(zhù)深入學(xué)習,許為鋼日漸愛(ài)上了這門(mén)學(xué)科。在植物學(xué)、作物學(xué)課堂上,他被斑斕的作物世界所吸引。最終,他選擇了小麥育種作為自己的研究方向。

1996年,許為鋼加入河南省農業(yè)科學(xué)院,潛心研究小麥育種。育種是一項需要沉得住氣、耐得住寂寞的工作。一粒種子長(cháng)成需要一季,培育一個(gè)良種則需要10多年,甚至一生。

2001年,許為鋼帶領(lǐng)科研團隊推出強筋小麥品種“鄭麥9023”。“鄭麥9023”曾連續6年種植面積居我國小麥品種第一位,累計種植面積達2.8億畝,為改善我國小麥商品糧品質(zhì)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

小麥育種不僅要優(yōu)質(zhì),還要高產(chǎn)。2011年,“鄭麥7698”問(wèn)世,引領(lǐng)我國優(yōu)質(zhì)強筋小麥品種產(chǎn)量邁上畝產(chǎn)700公斤的臺階。“鄭麥9023”與“鄭麥7698”分別榮獲國家科學(xué)技術(shù)進(jìn)步獎一等獎和二等獎。一頭白發(fā)換來(lái)了麥地金黃,許為鋼卻說(shuō),“頭發(fā)一輩子只白一次,小麥年年都變黃,年年都豐收。”

“中國飯碗要裝中國糧,這就要求種源自主可控。”許為鋼經(jīng)常向團隊強調小麥育種要有憂(yōu)患意識,“小麥育種要在高產(chǎn)優(yōu)質(zhì)的基礎上,把節水、抗病蟲(chóng)害等綠色因素結合進(jìn)去,牢牢把握新育種技術(shù)。”今年夏收時(shí)節,許為鋼團隊新育成“鄭麥1860”機收實(shí)打測產(chǎn)均超過(guò)800公斤,被中國農學(xué)會(huì )評價(jià)為2021年中國農業(yè)農村重大新產(chǎn)品,他的小麥育種工作又上新臺階。

86歲玉米育種專(zhuān)家程相文——

一天也離不開(kāi)玉米

記者 畢京津

 

 

 

 

“現在你們才去趕冬天在海南過(guò)春節的時(shí)尚,我已經(jīng)這樣過(guò)了50多年啦!”提起“南繁”的苦和累,玉米育種專(zhuān)家、河南省鶴壁市農科院名譽(yù)院長(cháng)程相文這樣打趣道。育種近60年,程相文往返鶴壁、海南,走過(guò)的路程可以繞地球7圈。

“你是學(xué)農的大學(xué)生,能不能讓地里多產(chǎn)糧食,我們好吃飽啊!”1963年,大學(xué)畢業(yè)、到河南??h擔任農技員的程相文參與救災,老鄉眼淚汪汪的一番話(huà),讓他至今難忘。彼時(shí),當地玉米畝產(chǎn)只有百十斤,“種子差”是病根兒。

“加快選育速度,早一點(diǎn)讓鄉親們用上良種!”第二年冬天,程相文一根扁擔挑著(zhù)上百斤重的種子、行李和全縣人的希望,獨自一人來(lái)到海南崖縣(今三亞),開(kāi)始第一次“南繁”育種。

開(kāi)荒、建房、播種、施肥、育苗……熱帶蚊子多,他就在身上、頭上套個(gè)麻袋睡在田埂上,聽(tīng)到響動(dòng),還要抄起鐵锨,驅趕啃食玉米的野豬、老鼠;青苗缺肥,他一天三四趟,往返幾十里地擔回肥料?;ǚ鄞婊顣r(shí)間僅有6個(gè)小時(shí),授粉必須在上午10點(diǎn)到下午4點(diǎn)進(jìn)行。這時(shí)的海南,地表溫度可以達到40多攝氏度,當地老鄉都躲在家里不出門(mén),可程相文依然往密不透風(fēng)的玉米地里鉆。盡管條件艱苦,但在程相文眼中,這里是“育種天堂”。

這一年,他從海南帶回了自己培育的第一批玉米雜交種子,經(jīng)過(guò)在??h當地種植,畝產(chǎn)從100多斤一下子提高到五六百斤。鄉親們都說(shuō),“小程帶回來(lái)的是‘金豆子’。”南繁大獲成功,備受鼓舞的程相文在此后50多年里,始終堅持南繁北育,累計引進(jìn)和選育了39個(gè)玉米新品種,推廣種植面積超億畝。他培育出的“浚單20”玉米新品種成為黃淮海夏玉米區種植面積第一、全國種植面積第二的大品種,帶來(lái)經(jīng)濟效益上百億元,并榮獲2011年度國家科學(xué)技術(shù)進(jìn)步獎一等獎。

“這輩子,干的是玉米、想的是玉米,。”已經(jīng)86歲高齡的程相文依然參與南繁,經(jīng)常一頭扎進(jìn)玉米地里七八個(gè)小時(shí)不出來(lái)。他說(shuō),“這輩子不想其他,就搞玉米了!”

86歲大豆育種專(zhuān)家蓋鈞鎰——

每一片大豆產(chǎn)區都去過(guò)

記者 白光迪

 

 

 

 

初秋,距離江蘇南京60公里的安徽馬鞍山當涂縣南京農業(yè)大學(xué)的試驗田,86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蓋鈞鎰在綠油油的大豆田中,撥弄莖稈枝葉,查看品種長(cháng)勢,詢(xún)問(wèn)科研進(jìn)度。在他眼中,大豆就是自己的孩子,“60多年間,中國每一片大豆產(chǎn)區我都去過(guò)。”

“祖國需要什么,我就研究什么。”1957年,成績(jì)優(yōu)異的蓋鈞鎰在南京農學(xué)院留校深造,由于當時(shí)大豆研究人員短缺,從未接觸過(guò)大豆育種的他,一種便是一輩子。“做一行愛(ài)一行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想過(guò)去研究別的作物。”蓋鈞鎰?wù)f(shuō)。

上世紀80年代,蓋鈞鎰遠渡重洋,成為南農第一批赴美留學(xué)生,在那里他看到了差距。大豆原產(chǎn)國雖然是中國,但美洲通過(guò)科學(xué)研究、培育雜交將大豆的產(chǎn)量大大提高,是中國本土產(chǎn)量的兩到三倍。這件事情對蓋鈞鎰?dòng)|動(dòng)很大,“我們自己都不清楚中國的大豆資源是什么樣子,這是說(shuō)不過(guò)去的。”

回國之后,蓋鈞鎰開(kāi)始了對中國大豆資源的收集和研究。他跑遍了中國大豆生長(cháng)的每個(gè)角落,當年并沒(méi)有保存大豆種子的設備,蓋鈞鎰和學(xué)生們就買(mǎi)來(lái)腌菜壇子,里面放上干燥劑,將大豆研究的希望存放在這幾萬(wàn)個(gè)瓶瓶罐罐之中。

從業(yè)60多年,蓋老的很多學(xué)生都已到了退休之年,而他還奮戰在科研一線(xiàn)。上午8點(diǎn)半準時(shí)來(lái)到辦公室,每天閱讀大量中外文獻,編纂大豆資源書(shū)籍,下午六七點(diǎn)才回家休息,日日如此。“我的團隊還有幾十名年輕的大豆研究員,我希望能夠成為他們的榜樣,盡量多傳授他們知識。”蓋鈞鎰放不下他的學(xué)生們,也放不下這粒小小的豆子。

實(shí)現大豆自給自足,基于創(chuàng )新,成于實(shí)干。2021年中國大豆進(jìn)口量為9651.8萬(wàn)噸,自給率不足15%。“我們要和時(shí)間賽跑,提高大豆自給率,力爭早日實(shí)現‘大豆自由’。生命不息,奮‘豆’不止。”蓋鈞鎰堅信,路雖遠行則將至,事雖難做則必成,有朝一日,定會(huì )實(shí)現“日暮平原風(fēng)過(guò)處,菜花香雜豆花香”的盛景。

72歲棉花生物育種專(zhuān)家郭三堆——

棉花是最美的那朵花

記者 常 欽

 

 

 

 

“世上的花兒千千萬(wàn),棉花是最美的那朵花。”說(shuō)起棉花來(lái),中國農業(yè)科學(xué)院生物技術(shù)研究所研究員郭三堆總有說(shuō)不完的話(huà)。“棉花全身都是寶,能產(chǎn)出纖維、油料、高蛋白,是紡織、化工原料和重要戰略物資。”從事棉花育種三十余載、突破多項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、設計合成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抗蟲(chóng)基因的他,至今仍在孜孜不倦地破譯棉花的基因密碼。

上世紀90年代,棉鈴蟲(chóng)大面積暴發(fā),全國棉花平均減產(chǎn)40%以上,紡織業(yè)一度受到嚴重影響。棉鈴蟲(chóng)不僅破壞力驚人,還有超強的抗藥性能,每年農戶(hù)因噴施農藥而中毒的事件屢屢發(fā)生,這深深地刺痛了郭三堆的心。“拼了命也要成功,為國家節約資金,獲得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,還可以培養我國的科研隊伍,‘一石三鳥(niǎo)’。”郭三堆說(shuō)。

攻關(guān)階段,郭三堆帶著(zhù)研究團隊,24小時(shí)待在實(shí)驗室,困了就輪流在行軍床上打個(gè)盹。1994年底,抗蟲(chóng)棉培育成功,并于次年進(jìn)入田間試驗。“從0到1的突破!”具有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的國產(chǎn)轉基因抗蟲(chóng)棉,使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個(gè)擁有抗蟲(chóng)棉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的國家。經(jīng)過(guò)連續奮戰,郭三堆團隊在雙價(jià)抗蟲(chóng)棉、三系雜交抗蟲(chóng)棉、新型高抗除草劑棉和優(yōu)質(zhì)高產(chǎn)多抗棉花育種上取得重大進(jìn)展。

目前,國產(chǎn)抗蟲(chóng)棉占市場(chǎng)份額99%以上,減少農藥使用65萬(wàn)噸,直接帶動(dòng)增產(chǎn)累計650億元,實(shí)現了轉基因抗蟲(chóng)棉的全面國產(chǎn)化。

退休后的郭三堆,仍活躍在試驗田里。2021年11月,郭三堆將所獲的200萬(wàn)元獎金捐出,設立了“優(yōu)秀學(xué)生獎”和“優(yōu)秀導師獎”兩個(gè)獎項,以此鼓勵年輕學(xué)者,吸引更多年輕人進(jìn)入生物育種領(lǐng)域。

隨著(zhù)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們對于優(yōu)質(zhì)棉的需求不斷增長(cháng)。為了讓優(yōu)質(zhì)棉遍地開(kāi)花,科研成果惠澤千萬(wàn)棉農,郭三堆又踏上了新的征程。

農村網(wǎng)  責任編輯:農村網(wǎng)
 

      溫馨提示:您正在瀏覽的文章是“田壟勞作雖辛苦 科學(xué)育種成果豐”
      原載地址:http://www.day-care-center-business-plan.com/news/20220923/83429.html
      版權聲明:本網(wǎng)站刊載的資訊由網(wǎng)友提供分享,資訊內容純屬作者個(gè)人觀(guān)點(diǎn),不表示農村網(wǎng)同意其說(shuō)法或描述,僅為提供更多信息,也不構成任何建議。網(wǎng)友轉載請注明原作者姓名及出處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與我們聯(lián)系。對于農村網(wǎng)的原創(chuàng )作品,受?chē)抑R產(chǎn)權保護,版權屬于農村網(wǎng)所有。轉載務(wù)必注明出處及作者。凡用于商業(yè)用途需征得書(shū)面同意,否則追究法律責任。
 
 
[ 新聞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(guān)閉窗口 ]

 
 
推薦圖文
推薦新聞資訊
點(diǎn)擊排行
     
   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| 關(guān)于我們 | 聯(lián)系方式 | 使用協(xié)議 | 版權隱私 | 幫助中心 | 網(wǎng)站地圖 | 網(wǎng)站留言 | RSS訂閱
    工信部信軟〔2015〕440號   農市發(fā)[2016]2號   國發(fā)〔2015〕40號   農發(fā)〔2017〕1號   中央一號文件